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名人 > 历史

历史上的熊市告诉我们什么?疫情下的非常投资策略

2020-04-03 06:20:42

  华舆讯据澳华财经在线日讯股市上涨的时候像爬楼梯,下跌时往往像坐直梯——这一次除外,更像是从窗口直接跳了下去。

  不到20天的时间,ASX200股指较二月底的峰值跌去了令人胆颤心惊的30%,投资者被阵阵飓风冲得五迷三倒,渴望知道会不会有转机,并时而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承受得了。

  大家都在问,这波修正什么时候才会结束。但实话让人无比沮丧,答案是:没有人知道。

  传奇投资大鳄霍华德·马克斯(Howard Marks)认为,只有当恐慌情绪完全淹没市场之后,才会迎来触底反弹。

  面对席卷全球的疫情风暴,马克斯和他的橡树资本(Oaktree)较为泰然,不是他和团队预测到了这次黑天鹅事件,而是,至少有所准备。

  从几年前开始,橡树的团队就已开始谨慎行事,投资经理们被要求把号角收起来,即便是错过史上最长的牛市,即便是少赚一点。

  据澳洲金融评论援引他的话说:“我们基本上全力投了可以充分投资的领域,但相比正常的标准更加慎重,也就是谨慎”。

  橡树的理论是耐心会带来回报,尤其是在市场错位和恐慌蔓延的情况下。“很高兴地说,我们做到了,接下来要看是否有效果”。

  马克斯指出,现在市场还残存着乐观情绪。上周美国两院就刺激措施达成一致,引发美股跳涨11%,即是例证。

  他在上周三发给客户的研究记录中表示:“这告诉我乐观情绪没有完全清除,市场没有投降。通常情况下,只有乐观情绪彻底消失时才会触底”。

  还有些其它迹象:尽管最近几周信贷市场表现疯狂,橡树的信贷专家们并没有上报强制卖出的情况,部分原因在于全球金融危机(GFC)之后市场发生变化,结构性投资产品杠杆水平有所下降。

  这种情况下,在结构性投资产品上,“我们可能不会等到那种足以产生极佳机遇的恐慌性抛售“。

  投资研究公司Heuristic对美国股市修正史进行分析,结论是,中等程度的经济衰退通常导致市场下挫25-30%。更深入的经济衰退,像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,会导致市场下挫40-50%。

  有些评论人士认为,此次经济下行的糟糕程度会超过GFC,但也要考虑两点:首先距离上次危机已有十年,期间全球经济取得了缓慢稳定增长;其次,各国央行与政府已从GFC汲取教训,将会协调一致,破釜沉舟,共同挽救经济。换言之,会深跌,但可能没有上一次惨痛。

  熊市来临,各路观点喷涌,尤其考验投资者的决断力,此时,参考下历史经验会有所帮助。

  按照下挫20%即进入熊市计算,包括此次在内,过去60年里,澳股有7次转熊。

  全球金融危机期间,ASX普通股指在14个月内下跌了55%,直到2009年2月初终于触底。

  过去六次熊市,平均复苏时间是53个月,最短的一次是1990年代中期时,用了15个月,最长的则是全球金融危机之后,用了10多年时间——复苏时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抛售发生时市场估值膨胀的水平。

  美国股市复苏的更快一些。1965年以来,美股曾经历12次熊市,平均跌幅31%,而平均复苏的时间是21个月。

  可以预想,这次的熊市或许也会相当冗长,但更重要的是要知晓:反弹必然会来临。

  上一次金融危机期间,迪巴托罗米奥(Dan diBartolomeo)曾参与追查有史上最大庞氏骗局之称的麦道夫诈骗案。这次,面对新冠疫情掀起的滔天巨浪,这位股市分析大师给投资者的信号很简短:别恐慌(dont panic)。

  迪巴托罗米奥创办的Northfield信息服务,是波士顿一家很小但十分有影响力的风险管理分析公司,擅长追查棘手问题。

  他仔细审视了这次疫情流行的各项硬数据,并将结论放在公司官网上:“显然,即使将死亡率、医疗支出和金融市场遭受的影响,都按最坏的情况估计,从10年或更长的时间范畴看,投资者受到的影响是极小的”。

  迪巴托罗米奥说,最糟糕的情况下,因疫情死亡的人数达到6000万,而这种情形只会在“整个世界都故意忽视(显然不是真的)”,并且所有人都感染时才可能。

  他认为,比较实际的死亡数字是4万人,较大的风险因素是各国政府阻止疫情蔓延的效率。

  按照6千万,占到全球77亿总人口的0.8%,等同于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每年的平均死亡率。相比较,西班牙禽流感期间的死亡人数是3500万,占全球人口比例高达1.9%。

  迪巴托罗米奥使用6000万人的最差情形来估测疫情大流行对投资回报的影响。

  首先他估计,6000万人死亡会将死亡率推高9%。参考2015年Northfield完成的一项战争对投资回报影响的研究,这项研究发现10年期投资回报率与死亡率的关联系数是-0.35,即死亡率上升,股市回报下降。

  接着他估算,假设一位投资者将60%的资产配置到股票上,40%在固定收益产品上,十年期的回报率为45.6%(经波动性调整后,相当于股票的年回报是6%,固定收益产品是2%)。

  然后,以45.6%乘以9%的死亡率增长,再乘以-0.35的相关系数,结论是投资者的10年回报率仅降至44.16%。

  只不过,迪巴托罗米奥指出,投资者处在灾难当中往往过于短视,不会采用10年长的长期视角。

  对于那些足够幸运持有现金的人,现在正面临十年一遇的机会,有望打造一个很棒的、保障余生的投资组合。

  “如果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下手,可别认为你能找准底部,因为这几率和赢彩票差不多。”

  Steward 财富管理公司董事威尔(James Weir)说:“记住,当复苏的概率达到50.1%时(而不是49.9%),才会翻盘。如果你非要等到确定性出现,就晚了,市场在确定性到来前老早就起飞了。

  他的看法是:“不必全投或者全退,要进行赌注对冲:如果你认为市场有30%几率触底,你可以把30%的资源投出去。”

  3月初市场波涛汹涌之时,澳交所网站发布一篇名为《面对新冠疫情 需要冷静的投资方法》,作者是对股市与个人投资者有长期观察的资深财经作者费泽斯通(Tony Featherstone)。

  费泽斯通表示,全球股市暴跌,再加上每天各种关于疫情风险的头条狂轰滥炸之下,个人投资者会变得紧张、丧失信心。而随着围绕新冠病毒传播的不确定性升高,一些投资者会做出草率的决定,最终摧毁自己的财富。

  “依赖每天读COVID-19新闻头条来做决定对长期投资者而言是危险的。并且有些新闻可能传递误导信息,甚至使用危言耸听的标题来吸引读者”。

  参考以往经验,根据瑞士信贷研究,因疾病爆发引起全球股市下行的时段平均是35天。麦格理股票3月初的一项研究揭示,历史上,股市遭逢疾病相关的灾难之后都会快速反弹。2003年SARS疫情爆发之后的一年内,澳洲股市上涨了26%。

  麦格理表示,新冠疫情比SARS严重,但预计市场“会上演相似的剧本”。当时其估计与中国相似,美国确诊病例在未来几周会达到顶峰,而ASX股票将随美股反弹,除非澳洲本地病例数快速增长。

  历史经验显示,市场大跌之后突然调整投资组合配置,比如完全从股票换成现金,会损害多年投资回报。风险在于,投资者在造成损害后锁定了损失,又错过市场复苏时可能会有的更高回报机会。

  《澳华财经在线》上周报道也曾提及,如果民众的养老金投资的股票组合在市场大幅下挫前未有平仓,那么在目前时被管理人卖出,这将对民众而言一个难以想象的无法挽回的损失。详见《“悉尼封城”第一天:数家Centrelink前民众排队申领救济》

  安保首席经济学家奥利弗博士(Dr Shane Oliver)表示,当所有人都在讨论股票市场蒸发千亿时,卖出的诱惑很大,但一旦卖出等同于将票面损失转化成了真实损失,并且没有挽回的希望。

  著名投资者,诸如巴菲特,过去几十年来在市场修正期都会买入更多股票,并且利用恐慌性抛售低价买入。

标签 历史
热门推荐